小夜左文字是世界的瑰寶
這輩子的願望是寫出一篇完整的文章

烏龍麵

© 烏龍麵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原創

我感覺到喉嚨上的力道在漸漸加大,無法呼吸,我的臉大概已經漲成紫紅色了吧,只用一隻手嵌住我脖子的男人跪在我身前,玫瑰色的瞳孔滿溢著因被背叛的憤怒,「傑克……」宛如大提琴般低沉悅耳的嗓音此時聽起來是如此沙啞,「妳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」一手拿著已上膛的左輪手槍的男人把槍指向她。
碰!
我聞到了硝煙味。
#
我坐在輪椅上,脖子纏了一圈又一圈的白色繃帶,默默的看著男人在玫瑰園的忙碌身影,猶如風中殘燭,歷經滄桑的背影,那件事之後玫瑰園的客人又多了不少,為了處理客人們的房間男人忙碌的不得了,因為現在就連挖土這事他也要親自動手,畢竟鑑於我現在這副模樣艾蜜莉又不在了,以前他可是只負責雕刻而已呢!此時此刻我深深的感受到了艾蜜莉的重要性,什麼時候才能再找到一個冤大頭呢?

20161120(就那個花園的腦洞

评论